郑元祐

m88明升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郑元祐(元朝世祖至元二十九年至顺帝至正二十四年),学者称遂昌先生。早年居钱塘(今杭州市),后来旅居吴中近四十年,晚年命名其文集为《侨吴集》。郑元祐在吴中士人中影响很大,时人和后人都把他做为吴中学人的代表,其时吴中碑碣序文之作多出其手,明弘治九年(1496)吴中张翥说他是“吴中硕儒,致声前元”(张翥刊《侨吴集》后),给他很高的点评。钱塘期间,郑元祐还在文苑中树立了名声清康熙时长洲顾嗣立编《元诗选》录入了他二十几首诗,乾隆时编四库全书,收入他的《侨吴集》,他的诗文受到注重。

人物生平

  郑元祐(元朝世祖至元二十九年至顺帝至正二十四年),遂昌航头人(今妙高镇二都街)。宋末元初随父举家迁徙钱塘(今杭州市),后来旅居吴中近四十年,晚年命名其文集为《侨吴集》。郑元祐在吴中士人中影响很大,时人和后人都把他做为吴中学人的代表,其时吴中碑碣序文之作多出其手。明弘治九年(1496年)吴中张翥说他是“吴中硕儒,致声前元”(张翥刊《侨吴集》后),给他很高的点评。清康熙时长洲顾嗣立编《元诗选》录入了他二十几首诗,乾隆时编四库全书,录入他的《侨吴集》,他的诗文受到注重,《浙江通志》、《我国人名大辞典》、《我国历史人物辞典》均有记载。

  郑元祐聪明好学,十五能诗赋;年幼时伤右臂,遂以左手写字,字体标准,并能书多体,为元代书法家,受世人赞誉。他自号尚左生,学者称遂昌先生。他居于钱塘期间,便在文坛树立了名声。元泰定帝年间(1324-1328),郑元祐移居平江(今苏州市)。今后四十年旅居于吴中,在此期间,他的威望更高了。

  元祐“素不喜著书”,从前对学者说:“经则经也,史则纬也,义理渊薮在焉。学者能尽得古人之意鲜矣,况敢私有所论说乎!”标明他注重经史对立空谈、义理的学术思维,时人称其为有识见(苏大年《遂昌先生郑君墓志铭》,《侨吴集》附录)。平江为路治所在地,物产丰富,寓公雾会,学者聚集,元祐“富有声利一不动其心,浙省台宪争以潜德荐之,自以臂疾不肯仕”(顾嗣立《元诗选》)。至正五年(1345)进士,直到顺帝至正十七年(1357),平江路授官为儒学教授,元祐欣可是往,说:“讲学,吾素志也。”然他居此职位仅一年时刻,便称疾而去。后又升任江浙儒学提举,亦不辞,曰:“文台也,儒者之职也”。

  郑元祐的文章颇负盛名,“为文章滂沛豪宕,有古作者风,诗亦清峻苍古”(顾嗣立《元诗选》)。其时,昆山富豪顾仲瑛轻财结客,筑别墅,名曰玉山佳处,取杜甫诗语,匾其读书之处曰玉山草堂(《侨吴集》卷10《玉山草堂记》),成为四方文人名士文会之胜处,“良辰美景,士友群集,四方之士与朝士之能为文辞者,凡过苏必至焉。至则欢意浓浃,随兴所至,罗尊俎陈砚席,列坐而赋……仙翁释子,亦往往而在,歌行比兴,长短杂体,靡所不有”(《云阳集》卷6《草堂名胜集序》)。其时参与文会的有杨维桢、柯九思、李孝光、郑元祐、陈基等,这些人都以文章儒学擅名今世,《元史》、《明史》都有他们的列传。郑元祐可谓玉山草堂坐上宾,“玉山主人草堂文酒之会,名辈毕集,记序之作多推属焉。东吴碑碣有不贵馆阁而贵所著者”(顾嗣立《元诗选》)。馆阁实为一种文体,是指翰林院、集贤院、奎章阁学士院等馆阁文臣应诏编撰的制书诏命以及其他朝廷使用文字,文体、书法均力求高雅、整齐,都有固定格局。可是郑元祐所作碑碣,文章书法皆绝妙,其影响胜过馆阁体,为东吴士人所推重。

  虽负盛名,但郑元祐一直不忘故土,他著的《侨吴集》、《遂昌山人杂录》等。把著作之名冠以“遂昌”和“侨吴”以标明他是旅居吴地遂昌人。笔者在查阅材料时,发现黄沙腰上定村《郑氏族谱》中有他描绘的《定溪十景》诗,落款是儒学提举元祐著。定溪为钱塘江流域上游支流周公源中游的黄沙腰镇上定至下定溪水之一段。曾为郑氏一派系居住地,是郑元祐的同一氏族。据笔者了解,这是郑元祐描绘遂昌山水的仅有文稿。尽管郑元祐留下有许多的著作,可是直接写遂昌方面的内容还不曾发现过。现按笔者的了解把该十首诗加以标点和编列收拾,以飨读者。

早年日子

  郑元祐早年居钱塘(今杭州市),钱塘为故宋首都,“是时,咸淳诸老犹在,元佑遍游其门,质疑稽隐,克然有得,以奇气自傲”,这种阅历使他对自南宋以来江南的故家文献,以及社会隐忧有较深入的了解。元佑儿时伤右臂,及长,能左手作楷书,规则至极,世称一绝,遂号“尚左生”(顾嗣立《元诗选》),因而,在钱塘期间,郑元祐还在文苑中树立了名声。

元泰年间

  (1324—1328),郑元祐移居平江(今苏州市),今后近四十年,都旅居于吴中,在此期间,他的威望更高了。元佑“素不喜著书”,从前对学者说:“经则经也,史则纬也,义理渊薮在焉。学者能尽得古人之意鲜矣,况敢私有所论说乎!”标明他注重经史对立空谈、义理的学术思维,时人称其为有识见(苏大年《遂昌先生郑君墓志铭》,《侨吴集》附录)。平江为路治所在地,物产丰富,寓公雾会,学者聚集,元佑“富有声利一不动其心,浙省台宪争以潜德荐之,臂疾不肯仕”(顾嗣立《元诗选》),直到顺帝至正十七年(1357),平江路授官为儒学教授,元佑欣可是往,说:“讲学,吾素志也。”可是,他在这个职位上只要一年时刻,就称疾而去。

  郑元祐的文章颇负盛名,“为文章滂沛豪宕,有古作者风,诗亦清峻苍古”(顾嗣立《元诗选》)。其时,昆山富豪顾仲瑛轻财结客,筑别墅,名曰玉山佳处,取杜甫诗语,匾其读书之处曰玉山草堂(《侨吴集》卷10《玉山草堂记》),成为四方文人名士文会之胜处,“良辰美景,士友群集,四方之士与朝士之能为文辞者,凡过苏必至焉。至则欢意浓浃,随兴所至,罗尊俎陈砚席,列坐而赋……仙翁释子,亦往往而在,歌行比兴,长短杂体,靡所不有”(《云阳集》卷6《草堂名胜集序》)。其时参与文会的有杨维桢、柯九思、李孝光、郑元祐、陈基等,这些人都以文章儒学擅名今世,《元史》、《明史》都有他们的列传。但郑元祐可谓玉山草堂坐上宾,“玉山主人草堂文酒之会,名辈毕集,记序之作多推属焉。东吴碑碣有不贵馆阁而贵所著者”(顾嗣立《元诗选》)。这儿所说的馆阁是一种文体,馆阁是指翰林院、集贤院、奎章阁学士院等馆阁文臣应诏编撰的制书诏命以及其他朝廷使用文字,文体、书法均力求高雅、整齐,都有固定格局。可是郑元祐所作碑碣,文章书法皆绝妙,其影响胜过馆阁体,更为东吴士人所推重,从这个方面说,郑元祐可谓东吴士人首领。他所做的一些碑碣等文字,在叙说碑碣主人的行事中,往往反映了元朝吴中的社会习俗及状况,也反映出作者的思维心情。

元朝一致

  江南成为朝廷财赋源薮,可是江南赋税深重导致许多富民纷繁破产,苏、松特别严峻。郑元祐表达了对赋重民困的观点。后至元年(1335—1340)间,他说:“长洲旧为平望县,其以里计者未必数倍子男封邑也,其以财计未必男尽田、女尽蚕也。其秋输粮夏输丝也,粮以石至三十有万,丝以两计至八万四千有奇,余皆略之也。使钱镈尽翻其町疃,桑植尽植其垣滕,然后输公上者,能够无阙也。奈之何闲田惰农与水旱更相病,然则其民力如之何而不瘁哉!故自昔号为吞并,及今无块壤以卓锥,无片瓦以覆首者矣,其困疲之极如此。”(《侨吴集》卷11《长洲县达鲁花齐元童君遗爱碑》)他还说:“国家疆理际六合,粮穰之富,吴独赋全国十之五,而长洲县又独擅吴赋四之一。”(《侨吴集》卷9《长洲县儒学记》)他批评了国家只注重赋税征收而小看东南水利的经济政策:“内附后,务田租岁入之多,而其所以忧水为民害者寝不复讲。国初尝立都水监,近又立庸田司,岁预勒首令状秋收有成数,而水旱不恤也。所以农始告病焉。”(《侨吴集》卷8《祈晴有应序》)江南赋重的成果便是江南经济的凋弊和富民的破产:“江南归职方,浙西为故宋内地,豪宗巨党以自依附,于昔者不行谓不多也。六七十年之久,和平之泽涵煦而生植者,岂异于昔哉!然其间衰荣代谢,何有于今日人事之亏成,天运之更迭,非惟文献故家牢落殆尽,下逮民旧尝脱编户齿士籍者,稍觉衣食优裕者,并消歇而靡有孑遗。若夫继兴而突起之家,争推善于陇亩之间,彼衰而此盛,不为少矣。”(《侨吴集》卷8《鸿山杨氏族谱序》)郑元祐的诗生动形象地表达重赋之下的吴中社会经济凋弊残缺现象:“中吴号沃壤,壮县推长洲。秋粮四十万,民力疲诛求。昔时吞并家,夜宴弹箜篌。今乃呻吟声,未语泪先流。委肉饿虎蹊,于今三十秋。亩田昔百金,争买奋谋略。安知征敛急,田祸死不休。膏腴不管值,低洼宁望酬。卖田复有献,生怕不见收。日觉乡胥肥,吏台起楼房。坐令力本农,命轻波上沤。”(《侨吴集》卷1《送刘长洲》)他对江南富民的破产感触良多,说“江南乔木几家存”(《侨吴集》卷2《送范子方掌故》)。这些,既反映了元朝中后期吴中经济社会凋谢残缺的状况,又反映了郑元祐不满意国家过火掠取吴中财赋的思维。

元十九年

  (1282)实施海运,江南三省赋税秋粮都经过海运运往大都,朝廷在平江设海道万户府,每年分春运和夏运,把江南粮食源源不断地运往大都。郑元祐身为东吴文人首领,参与东吴文人之集会,触摸许多海运大员,潜移默化,了解到海运粮食的漂没沦陷,以及运夫在海上生命无保证,对海运中遇难的运夫充溢怜惜:“有家国全国者无不役之民,得其民而驱之以涉全国之至险,则无有甚于漕民者”(《侨吴集》卷11《亚中大夫海道副万户燕只哥公政绩碑》);“今夫海,全国之至险也,而国家岁漕东南粟,由海达直沽,自非天佑休显,渊神川后效职丧命,则何故必其无虞也哉!”(《侨吴集》卷11《前海道都漕万户台甫边公遗爱碑》)他了解到大都的粮食供应,不满意大都仰食海运粮,说:“钦惟世皇,东征西伐,岂知东南之稻米,然既定鼎于燕,有海民朱、张氏设策通海运,用海艘趠顺不浃旬而至于京畿。其初不过若干万,兴利之臣岁增年益,今乃至若千万,所以畿甸之民开口待哺以讫于【今】”(《侨吴集》卷8《送徐元度序》);“京畿之大,臣民之众,梯山航海,云涌雾合,辏聚辇毂之下,开口待哺以仰海运,于今六七十年矣”(《侨吴集》卷11《前海道都漕万户台甫边公遗爱碑》);“京畿,全国人所聚,岂皆裹粮以给朝暮,概仰食于海运明矣”(《侨吴集》卷11《亚中大夫海道副万户燕只哥公政绩碑》)。这些文字,对大都仰食海运并且使江南赋重民贫的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至正十三

  江南富民纷繁破产,旧日的荣华富有不复存在。一起,北方地区水利失修,土地的生产能力下降,他对此持批评情绪。至正十二年(1352)海运不通,宰相脱脱主张展开京畿屯田水利,以就近处理大都的粮食供应。至正十三年(1353)朝廷派徐元度等人出使江南,“召募江南有赀力者授之官,而俾之率耕者相与北上”,郑元祐参与了吴中士人欢迎徐元度的集会,并且写了《送徐元度序》,他首要回忆历史上水利与国家强盛的联系:“周今后稷兴,故其后代有全国于郊庙,荐享其功烈而被之诗者,一以耕耘为言。……成周之有全国,豳雅之陈,不唯其他而惟切于有衣食,宜乎登歌雅颂之不敢少忘,故能历祀八百与夏商比隆也。秦起,号富足,盖其民不耕则战。汉以孝悌力田选士,故其得士为多,赵充国平西戎,建置屯田,边费为省,降是莫不以屯田致富足也”,周秦汉唐之昌盛富足,皆以开展西北农功水利。而“我朝起朔漠,百有余年间,未始不以农桑为急务。……中州提封万井,要必力耕以供军国之需,如之何海运既开,而昔之力耕者皆安在?此柄国者沿袭至于今,而悉仰东南之海运,其为计亦左矣”,批评了国家实施海运后西北田土不耕水利旷费的状况。其次,他批评了北方不宜水稻的论调:“水有顺逆,土有柔坚。或许谓北方早寒,土不宜稻。然昔苏珍芝尝开幽州督亢旧陂矣,尝收长城左右稻租矣。隋长城以北大兴屯田矣,唐开元间河北河东河西左右屯田岁收尤为富赡。由此言之,顾农力勤惰怎么,不能够南北限矣”(《侨吴集》卷8《送徐元度序》),批驳了以南北限水利的说法,以为西北有开展水利的条件。最终,他以为国家召募江南农师有必要处理好他们在北方的日子实践问题:“然吴下力田之民,一旦应召募,捐爸爸妈妈弃妻子去乡里羁凄旅,欲其毕志于耕获,虽年月不胜久,然亦必使之有庐井室灶,有什器医药,略如晁错屯边之策,庶乎人有乐生之心,无逆旅之叹”,此刻,郑元祐现已六十多岁了,他期望西北水利能成功地处理大都的粮食供应问题,但却无限伤感,说:“余老矣,尚庶乎其或见之。”(《侨吴集》卷8《送徐元度序》)以他在东吴文人中的位置,和他文章的影响,他对江南赋税深重、富民破产、大都仰食海运粮,以及西北水利的情绪,实则反映了东南士人的情绪。

  郑元祐所代表的东吴士人,关怀东吴当地利益甚于国家利益,他们所发起的西北水利,其实质是经过开展西北水利,就近处理大都粮食供应,以缓解对东南粮食压力的一种手法。当元末全国大乱时,东吴士人对朝廷不再抱有期望,纷繁投靠张士诚:“东吴当元季割据之时,智者献其谋,勇者效其力,学者售其能,生怕其或后。”(天顺四年云间钱溥倪云林《清闵阁集》序)“东南文士多往依之”,郑元祐也进入张士诚幕府,并且“最为一时耆宿”(顾嗣立《元诗选·郑元祐诗序》),这最清楚不过地说明晰郑元祐所代表的东吴士人在对国家的东南经济政策的不满状况下的政治情绪。至正二十四年升江浙儒学提举,元佑怅然不辞,说:“文台,儒者之职也。”居九月,感微疾而卒(《侨吴集》附录苏大年《遂昌先生郑君墓志铭》)。最终需求指出,郑元祐所发起的开展西北水利以就近处理大都粮食供应以及减轻江南赋税的思维,在元明清时期,实践是代表了江南士人的思维,也因而之故,他尽管只阅历过两任时间短的学职,但其诗文为时所重,他自己也被后人视为吴中硕儒,以学人之身登吴中文坛而为首领。

定溪十景

  定溪十景元·郑元祐

  岩泉洒瀑

  天地作大匠,铸两石堂。

  终无斧凿痕,尚有小巧窗。

  泉泻一瀑布,寒飞六月雪。

  水晶插天柱,春风响惊泷。

  龙泓祷旱

  龙鳞数九九,鱼鳞数六六。

  有鱼化为龙,行雨应列宿。

  村农鸣鼓祈,旱魃骇雷逐。

  水神和阴阳,锡我歉岁谷。

  大楼禅庵

  劫外有一夫,种果结茅屋。

  白云护深阴,青萝挂高榆。

  测测石泉冷,暧暧烟谷虚。

  忆昔拄杖人,襟胸多踌躇。

  新庄仙石

  崔嵬砆两石,巉岩不行即。

  藤绕紫云气,鸟印苍苔迹。

  涓涓春水流,濛濛花雨掷。

  深山多赤松,樵牧如相识。

  上溪观渔

  扶筇出上游,桃瓣逐水流。

  丝竿老矶石,蓑笠伴羊裘。

  得鱼筌柳枝,博酒醉溪头。

  不羡披逆鳞,应无波澜忧。

  小洋歌樵

  老稚渡深源,松间拾坠柯。

  相顾惟相笑,并行还并歌。

  谷口遏云落,肩头担月簑。

  忘劳且密约,风雨莫蹉跎。

  郊首劝耕

  鹁鸠啼春雨,荷犁向东郊。

  少壮勤垄亩,场圃免荒抛。

  桑田足衣食,贡赋入包茅。

  闭户傍晚后,催科吏不敲。

  山头归牧

  苜蓿向春肥,三五山头牧。

  落梅过前川,束蒭挂茧犊。

  烟逐晚风飞,香觉菰炊熟。

  归去饱傍晚,簑衣和月宿。

  石鹰穿云

  星精雕苍犬,雄昂何巍巍。

  磷峋出青嶂,碐磳披锦帏。

  狡兔惊窟走,乌雀拍空飞。

  林壑敛瞑色,孤礖含夕晖。

  双峰联障

  耸峙太微星,卓卓摩苍冥。

  芙蓉连枝出,莲花并蒂呈。

  重峦对岷峨,崇岗倚井陉。

  造化设奇险,东首作藩屏。

TAGS: 人物 文学家 个人 遂昌
名人图文
  • 许筠(朝鲜语??),( 1569年-1618年),为 朝鲜王朝中期的诗人、小说家。出世 江原道 江陵市, 本贯阳川许氏。字端甫,号蛟山、惺所,又号白月...
  • 晁端礼(1046~1113)北宋词人。名一作元礼。字次膺。开德府清丰县(今属河南)人,因其父葬于济州任城(今山东济宁),遂为任城人。一说徙家彭门(今...
  • 达理扎雅,生年不详,孛儿只斤氏,内蒙古阿拉善旗人。他的父亲塔旺布克札勒是阿拉善第九世札萨克亲王。历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
  • 晨平,原名李仁臣,山东人。历任国家对外文委干部,安徽《徽州报》修改,中共徽州地委秘书,《人民日报》评论部修改、副主任、副总修改。著有陈述文...
  • 单正平,闻名学者,南开大学文学院博士。现为海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文艺学学科带头人,文艺理论教研室主任,文艺学、现今世文学专业硕士生导师。...
  • 周北峰先生是北平和谈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以下内容是对周北峰先生的概述和材料
名人引荐